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owenzhong2009的博客

来的都有是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老舅您走得太突然  

2016-04-22 07:34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3月29日一大早,我刚刚从睡梦中醒来,便接到了表兄打来的电话,告诉我说老舅过世了。尽管老舅已是86岁的高龄,算得上高寿,尽管老舅走得很安祥,没有丝毫的痛苦,可得到这一噩耗,我还是感到深深的遗憾,没想到今生未与老舅见上最后一面,没想到老舅走得竟是这样匆忙。

     老舅家在玉田农村,我家住在唐山市区。记得我小时候,每到冬季农闲,老舅都会来一趟我家,老舅是生产队长,出门两天需要请假,挺费周折,如同办件大事。百十来里的路程,老舅天不亮就要从家中动身,骑着那辆加重水管自行车,后座上搭着一条鼓鼓囊囊的麻布口袋,里面装满了各种农产品,有我和哥哥爱吃的花生、白薯,有父母喜欢的豆瓣酱、玉田菜、黏饽饽……沉甸甸的足有二百来斤,压得车子吱呀作响,赶到我家的时候已是临近中午。那时的老舅四十多岁,正当壮年,但长途的负重骑行还是把老舅累得不轻,听到老舅的叫门声,一家人呼呼啦啦地迎出门来,围着老舅嘘寒问暖,看到风尘仆仆满脸汗水的老舅,母亲心疼得泪花闪烁,一面责怪老舅不该驮这么多东西,一面拽着老舅的衣袖将老舅推上热炕休息,张罗着为老舅备酒备饭。每次老舅来家都要住上一宿,第二天早起再动身回家。

    第一次去老舅家是在父母过世以后,我刚刚参加工作不久,那时轿车尚未进入家庭,我和家兄一起坐了老半天的班车,又走了很长很长的土路,才赶到了老舅家。一路上,望着车窗外那绵长的公路,我仿佛看到了当年老舅骑车赶路的身影。这么远的路,一路上,不知老舅洒下了多少汗水。见到我们的到来,老舅惊喜万分,几乎叫回了家中所有的成员,分了家的,出了阁的,本村的,外村的,表兄表弟表姐表妹长辈晚辈挤满了一大屋,饭桌上,我和家兄一左一右坐在老舅身边,老舅这边给我夹块鱼,那边给哥夹块肉,直到把我们的饭碗堆得像个小山,还在不停地给我们让菜,就仿佛照顾孩童一样。午饭后辞别老舅回家,老舅怕我们辛苦,一再挽留我们住下,当得知我们因工作原因必须当天返回时,老舅直抹眼泪。后来去老舅家,每次告辞,老舅都是那么心情激动依依不舍,令我不忍离开。

    本打算今年春节去看望老舅,由于特殊原因未能成行,心想等过段时间再抽空去看望老人不迟,谁料到,这一计划最终落空,成了我今生永久的遗憾。

    听表兄说,老舅的身体一直不错,每天都会出去遛弯儿,可谁想到,仅仅因为下炕摔了一跤,躺了两天后,老舅便溘然长逝,老舅走得太突然,走得我措手不及,走得我毫无心里准备,老舅,您为何走得这般匆忙?倘若您晚走半个月,我就不会见不着您最后一面。都说行孝不能等,没想到此话竟然应在了我身上,面对老舅遗像,我长跪不起泪雨倾盆,老舅,对不起!老舅,您走好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