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owenzhong2009的博客

来的都有是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童年的游戏  

2016-06-07 15:16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   作为一位60后,我的童年正赶上物质匮乏的时候,生活仅限于温饱,尽管那时家里没有闲钱买玩具,但我们的手上却从来不缺少玩具,这些玩具出自天然,出自自己的双手,虽说都很简陋,但我们却玩得尽兴,玩得开心。
那时,女孩儿们最爱玩的是跳皮筋,那些皮筋多是从家中不用的旧物上拆下来的,将它们连接成一根长绳,两头拴到一定的高度,中间隔开一段距离,跳皮筋的人站在中间,两脚围着皮筋上下翻飞,随着双脚的摆动,皮筋一会儿被踩住压弯,一会儿又弹起绷直,看得人眼花缭乱。跳皮筋的女孩儿一边跳着,一边唱着那首男女老少耳熟能详的歌谣:“小皮球,香蕉梨,马兰开花二十一……”那银铃般的声音回响在街道,回响在校园,回响在父母慈爱的目光里。
与女孩儿们相比,我们这些男孩子的游戏要多得多,在我们的眼里,一年四季无论到哪里,都能找到自己可玩的东西。春天最适合放风筝,我们便从家中的旧竹帘上抽下几根细竹条,按照自己的想象,将它们捆扎成各种形状,椭圆的、三角的、菱形的、正方的,上面用浆糊粘上一层旧年画或旧报纸,再连上一个长长的尾巴,一个理想的风筝便制作完成,放风筝的线就是母亲缝衣裳的细线,这种线经不住太大的拉力,往往风筝放到一定的高度后,线就突然断开,空中的风筝便摇摆着身子在我们的惊呼声中随风远去,于是赶紧跑回家去重新再做。
盛夏时节昆虫渐多,我们的玩兴又转向了草丛树梢,我们到草丛里捉蟋蟀,到大树下粘知了,回来后,我们会将那些健壮个大的蟋蟀放到垫有泥土的盖杯中养起来,准备与别人的蟋蟀斗架。看谁的蟋蟀最厉害。斗蟋蟀是小伙伴们最紧张的时候,好几个小脑袋凑在一起,不错眼珠地盯着蟋蟀,仿佛今天足球场上的球迷。当那得胜的蟋蟀张着翅膀,摇着长须,发出嘟嘟的叫声时,胜者的主人便会手舞足蹈,格外开心,就如同自己成了冠军一样。
进入深秋,树上的叶子纷纷飘落,地上一片金黄。此时,这地上的树叶又成了我们手上的一种玩具,你拿一片树叶,我拿一片树叶,两个树叶的叶根相互交叉在一起,双方同时用力往自己的怀里拉,看谁的叶根先断,几片树叶,让小伙伴们玩得津津有味。这种游戏,我们管它叫“拉皮勾”。
寒冬到了,房前屋后滴水成冰,此时,滑冰车又派上了用场。我们的滑冰车格外简单,几块木板连在一起,下面钉两根粗铁丝,有条件的钉两块角铁,找一个冰多的场地,人坐在冰车上,手里攥两根细铁钎,从这边滑到那边,从那边滑到这边,大家你追我赶,滑冰场上笑语欢声。
有些游戏不用玩具,不分季节,随时随地都可以玩,就拿“撞拐”来说,两个人各自一条腿着地,搬起另一条腿,膝盖对膝盖相互顶撞,看谁把谁撞倒,还有一种游戏叫“骑马打仗”这是一个合作性的游戏,两个人一组,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,背上的人相互拉扯,谁先落“马”算谁输。
童年的游戏伴我们长大,虽说无需花钱,但却充满了童真,充满了乐趣,至今想来,依然那么美好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